文章11
标签6
分类3

个人主义与合作博弈

灵感来源

从疫情说起——
避免认知偏差,这里定义抗击疫情是需要人们合作博弈的。
假设有一个人很自私,这样的人是否会成为巨大的不稳定传染源。

背景资料

「纳什均衡点」不一定是「全局最优点」。实际上随便一个稍微复杂一点的系统,都不可能达成“纳什均衡”。

拓展阅读——《纳什均衡与博弈论——纳什博弈论及对自然法则的研究》

在博弈中进行合作,未必需要信任。

拓展阅读——《自私的基因》

随想

《纳什均衡与博弈论——纳什博弈论及对自然法则的研究》中提到过一个模型——鹰鸽博弈模型,如果某个鸟群中,每只鸟都采用“鹰策略”,这个种群并不具有“进化稳定策略”;同样的,如果鸟群中每只鸟都采用“鸽策略”,同样具有“进化稳定策略”。只有当两种策略达到某个恰到好处的比例,此时才能形成“进化稳定策略”。
一个社会越多元化,每个个体采用的博弈策略,也会更加多元化。而社会的演化,其实非常类似于生物学中“种群的演化”。博弈策略的多样化,使得整个系统更加能适应环境变化,因此也提升了整个系统的健壮性
《自私的基因》中提到过一个模型,这个模型有三种角色——欺骗者、原谅者、记仇者。两个“记仇者”之间第一次打交道,双方并无信任。但还是可以建立合作关系。

0 评论

评论已关闭